一条乂煊

真的会有粉丝数上升的一天吗?(做梦ing

【织太】光(完结)

♪再唠叨一堆,顺便艾特亲友 @璎酱☆
♪是刀,是刀,是刀
♪盗贼织田×少爷太宰(已经跟跟剧情没啥关系了吧xxx)
♪如果没有什么不适请随意看看↓↓↓

两人的世界线交集越来越近。
近到相遇。然后,渐行渐远。

太宰治总是跟着织田四处游荡,漫无目的地游荡。他甚至发现了自己的体力出乎意料的好,甚至勉强能不被织田甩远。
织田作就像一片漆黑海洋上突然进入视线的灯塔,在没有什么星光的天幕下里闪着遥远的光,让顺着洋流漂流许久的名为太宰的华丽小船向着光亮靠近。
“太宰很厉害呢。”
织田揉揉比他稍矮一些的少年的发,温柔的笑着。
太宰退开几步,离开街边树下的阴凉,张开双臂浸在阳光中,面朝着织田回以一个爽朗的笑:“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织田的。”
“那么我等着。”
黑发少年与红发青年定下了约定。

“抱歉呐太宰,明天我要去会面一个大人物,恐怕不和你一起出来了。”
“明白了,织田你是有工作吧?”
“是的,这次是很重要的工作。”

“即使违背道德?”
少年收起笑脸,深棕的眼凝望着。
“有些事,总要有人做的。”

太宰知道织田住在贫民区,并领养了几个孤儿。不过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是织田决定要做的,他也没有理由劝说。
无论是发生什么,在底层世界里都不值得奇怪,那是希望与所谓的正义不会照亮的肮脏角落。

又过一日,太宰治没有等到织田穿着他有些旧却烫得平整的黑白条纹衬衫,带着笑与有趣的故事翻过宅院的墙。
第三天没有。
第四天也没有。
....
织田作,从太宰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那个以偷到为生的人;那个拥有凶狠杀意的人;那个无奈地附和的人;那个总是笑着的人;那个带自己四处闲逛的人;那个摸头的人......
那个像光一般,让太宰深深陷入,眼中除了晃眼的白什么都看不见的人,是织田作。

太宰治不甘心。
他在夜色中像个盗贼般翻上自家宅院,轻盈地跳下墙,穿着黑色大衣消散入浓重的黑幕。

他穿过大街小巷,走过熟悉又陌生的路,四处寻找什么,也什么都不找。

太宰无目标地走,走到天亮,竟回到了最开始的集市。就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似的,他无意识地挤进去,在人海里驻足。

“诶你听说了吗,最近贫民区又有大事情了呢。”
“你是说前几天政府军那事吗?”
“哎是呀,听说在镇压暴乱时还打死了一个盗贼呢....”

太宰本是停在人群中,但他听到这些平民的交流,快速转身几步赶上刚才的人,拉住他询问:“死了一个盗贼?是真的吗!”
路人尽管被拉住有些嫌麻烦地瞥了太宰一眼,还是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,耐着性子跟他回道:“是,一个红发的,叫什么织田来着...”
“谢谢。”太宰松手放走了路人,远远得还听到那路人骂骂咧咧着走远。

他平平淡淡的走出集市,好像刚才听到的消息与他毫无关系。
是啊,有什么关系呢。
名为织田作的已死盗贼,与太宰治是什么关系呢。

「越是抱以期望,越是落空一切。」

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吧。
但是为什么,胸口扑通扑通跳的地方,感到疼痛与绝望呢。

「原来这就是活着。」
「与冥界相比,也并不值得的消耗的地方。」
「但如果是织田的话,一定希望我可以————」

太宰突然大笑起来。
他大声地笑,笑得畅快,笑得眼泪也流了出来。
但是这次没有光刺痛他的眼睛。
没有,也不会有。

===========END=============
感言↓
愿每一个拼命生活的人能被世界温柔相待....
发病现场↓
终于!!!人生第一次完结了文坑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ヽ(゚∀゚)ノヽ(゚∀゚)ノヽ(゚∀゚)ノ
关于本脑洞人物心理状态↓
——太宰 无欲无求(于是需要一个织田x),生活太过优越反而空虚极了,对于活着的世界没有任何留恋,但因为「——」也不想就此离开。
——织田 贫民的生活很艰难,但是却保持着好人的心。工作之余决定给抑郁倾向太宰带来希望和乐趣,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实现(来一口新鲜便当吧,织田x)。

评论(3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