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乂煊

想双修文画,也想入Lolita,还想有钱......

鱼皮膏药:

起因是我想画旧设瑞 然后就干脆都画了(…
把之前画的黑金给凑了进来

p5大概是福利吧(意味深


傻儿子和闺女的证件照xx

冰果子爱吃鱼:

这只是上半部分我会连发下半的
讲述了两个周目的格瑞变化原因
(就是旧设变新设)

之后会补文案
用旧设讲巨刀我认真起来自己都怕...

这个可以说是我之前《生日礼物》那篇之后规格最高的了,真的用生命在画了。
最后一张....我很缩图!!还我8K巨画冲击力!!!

可以说这是对我自己的新挑战,前几天一直在颓废,陷入了感觉自己的画都没大有人看的低谷。
不论如何,感觉这次找准了自己的位置。
对瑞金的爱...对手绘的爱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消失的!
还有这里六十分只是平台作用,并不是真的六十分钟画出来的2333

@沐玥铟  @雨二 有好东西先艾特您你看我爱你吧?
@呆涼億 我记得你喜欢奇怪的刀来着2333

天呐太好看了

Lsltmr:

前阵给别人画了套矿晶主体的图,偷摸发下小图。按品种来的,发挥空间一般,有些是拿自己拍的石头照片涂了几笔恩...大家看着玩。

(禁止转到花瓣微博等地方,喜欢就点个喜欢没事翻翻看就好,也别管我要大图了,不给。)

失语恶徒:

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死亡注意
第一次玩了这个jojo梗【没有你这样玩儿的
波纹→元力

私设是元力技能是可以选择性继承的,可以自愿或者强行剥夺技能,前提是技能持有者确认死亡【。

因为并不知道卡卡的技能怎么用所以擅自给继承了

呜啊我真的不是有意喂刀!!!😭😭😭

最后一张的缀字像网游弹框,真的不会用ps缀字所以大部分手写

【精分616出品】Radio Magic ☆ Rochu (54)

赞美陆哥

6161616_RMR绝赞连载中:

目录


 


>露中only


>声优设定


>捏造有,三次提及有


>ooc成堆


>追加自设有,原创路人有


>ETPA、シンクロ・ニティ、AD-Live 参考有


>适当日语脑补风味更佳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以上


 


 


注意避让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自那天与8672碰面之后,两个人就一直挺紧张的。虽然工作还在继续,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,感情还在进步,互相对对方的爱与依赖也越来越浓厚,但是什么都不能阻止那份不安的存在。毕竟,离他们登上Voices舞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VoicesProject其实并不是普通的跨界合作型原创舞台剧。它最大的卖点是随机性和不可复制性。每一日的公演名单都不重复,同日中昼夜两场的剧本也不相同。演员手里的剧本只会有故事大致的剧情走向,并不会精细到每一句台词、每一个字。甚至在上台之前,共演的两个人都不会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妆容。要说整个舞台剧中有什么是可以确定下来的话,那就只有事先完成的配乐以及它的歌词了。剩下的全部都是演员与演员之间即兴和即兴的碰撞,最终呈现出的公演,就是这碰撞产生的火花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昼场的剧情最终真的采用了伊万的猜想,做成了一个相当黑暗的故事。年轻的小伙子被各种压力威胁、束缚、绑架,梦魇一直伴随着他。在长时间的共存之后,他再也受不了梦魇带来的痛苦,逃进了自己的“安全屋”,开始了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。故事将以主角精神崩溃后的疯癫结尾,梦魇最终看着被看护的男主,将他作为玩坏了的玩具随意抛弃,转而去找寻下一个目标。伊万的角色是男主维卡,而王耀则将饰演剧中的梦魇。无疑都是非常考验演技的挑战,要说不紧张的话,连自己都骗不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漆黑一片的舞台上,突然出现了一道光。“维卡”身着略显宽松的白衬衫,给人以高大但异常瘦弱的形象。微驼背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弱不禁风,仿佛轻轻一碰就能将他推倒在地。一架纸飞机从黑暗中飞了出来,机头直接撞上了他的胸膛。他直愣愣地盯着那只坠落的纸飞机,一点动作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捡起来……”飘渺的声线由远及近,最后随着它的主人出现在光圈之中,“把它捡起来。乖孩子,去把它捡起来。”黑色斗篷的阴影遮住了来人的眼睛。苍白的灯光下,只有那正在说话的薄唇能够被人所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面对蛊惑,维卡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木头人。如果除去眨眼和因呼吸而微弱起伏的身体的话,他就像是一尊雕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说要你把它捡起来!”黑色斗篷中伸出了一只手,一把攥住维卡的衣领,强迫他俯下身,“给我,把它,捡,起,来。”那只白皙的手上骨头的形状清晰可见。指尖长长的黑色指甲掐在白色的衣领上,有些刺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那么高大的男孩,在梦魇面前却无力地像一只年幼的白兔。若不是对方主动放开,他绝不可能摆脱那只手。缓缓弯下腰,他略蹲下身子,用两只手指夹住那架纸飞机,将它拾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打开。”沙沙的纸张摩擦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读,读出声。”命令下达之后,轻轻的背景音响了起来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【我们家的孩子是要读书的好孩子。请你离她远一点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【你爸妈都是外国人吧!家里一定很有钱吧!是朋友就借我们点花花啊!】


         【喂!你是外国人吧!来,说两句英语给我们听听啊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【什么?零花钱没有了?你,你,还有你,给我搜他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【看我不打……】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啊……”虚弱无力的声音对于所有文字的表现都变成了棒读。不再能够进行下去的恶言朗读被绝望的求救所代替。晶莹的液体划过他的脸庞,消失在衣料中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之后是计划中的对唱。如同溶洞被鞭挞的水流,维卡哭嚎着。沙哑的歌声仿佛用尽他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力气,挤出他肺泡中的最后一丝空气。而一旁梦魇鬼魅的声音却一直在周围刺激他,让他继续歌唱,继续为它助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瞬间,哭声停了。维卡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,那是疲惫但发自内心的笑容。舞台的灯光一下子丰富起来,转眼间到处都充满了鸟语花香。维卡像个兴奋的孩子一样张开双臂,蹦跳、欢呼、奔跑,在被冲向他的人们限制住之后依然笑得好似他只会笑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有些烦躁的梦魇无奈地叹了口气,丢下一句“这么快就玩坏了”,大步离开了舞台。落幕中的漆黑里,梦魇的声音不断回荡着: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劲,去找别的玩具吧。”


 


—TBC—


公演篇待续


 



他们是最好的(扑通

鱼皮膏药:

啾咪(⁄ ⁄•⁄.⁄•⁄ (´ε  ` )


P2是个小后续!

顺祝各位七夕快乐XD



【雷卡】无尽梦 (未完)

♛非常 非常意识流!!
♛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,有漏洞的话还请见谅!!
♛是刀!是刀!是刀!
♛仅有cp为雷卡,其他人物仅有路过成分
♛我ooc我快乐(理直气壮.jpg

↑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吧!



0
明亮的白与灰暗的白相交汇于一条直线,亮的晃眼,也让那个人的衣摆、头巾变得虚幻起来。
就好像是不存在的人。

“喂,你喜欢猫吗?”
“我很喜欢哦。”
“他们独自来往,是最好的猎手。”
“他们悄悄的来,哪怕惹出一番惊天动地的麻烦,也终会悄悄的离去...”

啊啊,如果,你也悄悄地——

1
“卡米尔?卡——米——尔?”

雷狮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恍惚的思绪,卡米尔压压帽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。雷狮就在他身旁挡住了难得的阳光,佩利和往常一样叽叽喳喳的,帕洛斯远远的望着他们,一切都是海盗团的日常情况。

“抱歉,大哥。刚才有点走神。我们接下来...?”

“没事。卡米尔,你说那xxx的矿产如何?要是能搞到一点的话,接下来的烤串大可放肆的吃啦!你觉得如何?”

雷狮的头发在阳光下有点泛蓝,是深海的颜色。卡米尔皱起眉,想要阻止大哥不切实际风险过大的目标,但是劝着劝着心里却有点不安。

——不,这一切显然太平常了,但是总觉得有点不对。

好在有帽子和围巾的掩护,没人发觉卡米尔的疑虑,毕竟陷入沉默的军师平常也是沉默的。

也罢,想不清楚不想更好,免得扰乱耳目。卡米尔又甩甩头,握紧拳头跟上大哥的步伐,看着佩利因为太过吵闹而被勒令跑腿。海盗团看似混乱实则平静的日常,哪怕只是表象也令人安心。

或者说,正因为发誓追随前皇子 现海盗的雷狮,只要跟着他,哪里都让人觉得安心。

这是莫名的信任,并且还夹杂着一点模糊的仰慕之爱。所以为了大哥牺牲一切都不觉得过分。

——但还是感觉不对劲。

卡米尔面无表情,心里却来来回回的寻思哪里不对劲。天气很好,没有狂风暴雨,没有人来追捕他们这群嚣张的抢劫犯罪团伙,没有奇奇怪怪的正义之友,也没有凹凸大赛——

——等等,凹凸大赛?
——那是什么?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词?

卡米尔随之而来的心里一慌,但是依旧毫无头绪。这个名词好像是一把短刀戳在胸口,让心脏突然剧痛了一下,接着又无事发生过一般恢复了正常。

“大哥....我能问个事吗?”
“什么?你说吧。”
“最近很在意一点事情...大哥,你听说过“凹凸大赛”吗?”


——【TBC】——

其实...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完结,啥时候完结,怎么样完结,什么的(。
溜了溜了,也没啥好艾特的

萝莉!液!我爱她!!
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我忍不住氪了金的角色....
lof的滤镜真好用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