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乂煊

真的会有粉丝数上升的一天吗?(做梦ing

【织太】光

♪平行世界普通人设定,身手了得的盗贼织田×无所事事的少爷太宰

♪是刀,是刀,是刀。

♪文风平淡到爆炸,轻喷

♪也许会ooc...吧...?

♪如果这样也没什么不适的话就随意看看吧↓↓↓


太宰治很小开始就是一个人住,父母工作忙,他也装成乖巧懂事的样子。有些没有事的日子里,面对宽阔却空旷的家,阳光凌晨起,自最靠边的窗照进房间,一点一点移动,变成午后灼目的刺眼光亮,让还很幼小的太宰治不禁眯起眼。

太明亮了,简直要把人融化。

他粽色的眼眸却不因为强光而闭上,有些自残式的盯着天空中的光,直到太阳一点点消失,黄昏又归为黑夜,他才像是醒过来一般,从阳台上摇晃着站起。他熟练的摸黑走进厨房,打开冰箱,给自己找点充饥的速食,然后开一盏小小的灯,看看书,等待着陷入沉睡。

自幼过于聪明的富家子弟呀,即使什么都不做,也不用担心生活。

「简单,规律,自由,没什么特别的。」

这就是每天的生活。


太宰治就这样安心,也是死心的度过了很多个年头,在身高不断上窜过程中,消瘦的体型有了些少年的模样。


一切都差不多,直到某一个小小的意外插曲。


一个不太明朗的日子里,太宰照常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发呆,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小声响唤回了神智。他慢慢的,淡然的回头,首先看到了直指自己鼻夹的锋利匕首。

原来匕首上的光是这样反射出来的呀,真是充满了让人畅快的杀意。

虽然从前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但少年太宰完全不感到害怕,反倒是饶有兴趣的仔细看了看匕首,才顺着匕首看清了一张年轻的脸。

这是一个棕红发的青年,或许是少年。茶色的眼睛平静的俯视着太宰,仿佛举着匕首的人不是他。

“喔——我想,我们可以应该能好好交流呢。”

出乎侵入者意料,太宰治眯起眼睛,给了他一个爽朗的笑。正当他寻思要不要一刀抹喉灭口时,太宰睁开了眼,眼里全无笑的意味,但是透露出的,正是再熟悉不过的无声之言。


「你我,都是在这个世界上毫无寄托,也毫无留恋的空虚。」


莫名奇妙的,太宰治和这位不速之客成了奇妙的,类似友人的关系。通过双方都毫不在乎身份地位的交流,他得知红发的青年名为织田作,出身于穷苦的家庭,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盗贼。明明是个贫民盗贼,织田却有一身近乎超神的体术技能,从他不惊动任何人进入安保森严的太宰家就可看出。

一个出身名门,一个在社会暗处打拼,两人却有着微妙的融洽氛围。

于是太宰治盯着天空的午后,身边多了一个叫织田的人。


“织田。”

“织田。”

“什么事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灼热的阳光撒在两人身上,朦胧之间仿佛有神圣的光晕环绕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却又显得有些平淡得不真实。


“那么织田,下次带我去看一些有趣的事吧?我以我的性命保证不会说出任何事。”

“.....好。”

到了分别之时,太宰看着织田暗红色的身影轻盈地消失在华美的墙后,没有相互道别,也没有任何挽留。

太宰治,十几岁的少年,第一次带着一丝期待看落日,等待下一次日出。


挑选了普通的,平民气息的简单服装,打理了乱翘的黑发,太宰跟家中仆人打了招呼,婉拒了所有陪同人员,不顾老管家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般震惊的目光,笑嘻嘻的离开了打小就没怎么出去过的大院。


按照之前说好的,太宰左拐右拐,穿过许多小路,来到了与织田约定相会的地点。

稍微早了一些,织田作还没有到达。

楼与楼间窄窄的小路被楼房的阴影笼罩起来,穿堂而过的暖风掀起小彩旗,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。太宰抬起头,仰望着一条狭窄的、无云的天。


终于,织田作来了。就像是普通的年轻人,他们招手,微笑,说着话一起走出狭窄的小巷。

“那么去哪里呢?”

“去集市吧。”

织田领着太宰挤进喧闹的集市,一起看各式各样的新奇小东西。太宰完全忘记了双方的身份差别,沉浸在一片凡人的乐趣之中,即使真正到达心底的名为喜悦的感情并不是完全因此而来。

后来的日子里两人时不时相约着见面——走进公园,站在广场中央,坐在堤岸上吹海风,或是什么也不干就伫立在繁忙道路的人群中。


过于平凡,但也是特殊的。

「多希望就这么一直平淡着延续下去。」


========TBC========


呜啊啊难得爆肝一夜整了这么多ヽ(゚∀゚)ノ

wait。在下不是更想修画的吗。


评论(6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