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乂煊

真的会有粉丝数上升的一天吗?(做梦ing

【英中心】大脑的臆想世界 (未完)

♪人类设,不知道算什么的奇妙脑洞...
♪英中心,还是不要当作有cp向的为好
♪脑洞来自地铁上突然一句广告......
♪如果这样都没什么不适的话就随意看看吧↓↓↓

漆黑的幕布中,只有无意义的微光在遥不可及的头顶。少年快速的转头往四处看,但是什么也没有。
没有光。没有温暖的触感。
他伸出手,摸索着潮湿滑腻的漆黑墙壁。冰凉的水偶尔滑落,顺着他的指尖,手掌,手腕,滑进单薄的衣袖,蛇般冷酷地盘上身体。
——这是对黑暗的恐惧。
打着寒颤,少年的呼吸忽然不稳了,渐渐急促起来。心脏嘭嘭地鼓动,盖过单调的水滴声成为耳膜唯一感受的响动。
不,不要这样!!
没过脚踝的冰冷水洼突然被搅动,哗哗的水声打破死寂。少年跌跌撞撞地,慌张地跑了起来,抬脚撩起水花又踩回水中,向着一成不变的黑暗中奔跑。踩空在一个凹陷中,少年跌坐在水里,冷水溅了一头一脸。 他就这么坐着,目光空洞地坐着,不带任何感情,看着一片漆黑。

窸窸窣窣。
窸窸窣窣。
唰啦唰啦。
有什么不可言的「它」靠近了。
「它」爬上脚踝,爬上手臂,爬上腿,爬上身体,爬过胸口,密密麻麻蠕动着包裹住全身。 微凉的触感让人迷失其中。 眼中慢慢失去焦距。
——啊啊。
——就这样被包围。
——这样安静的,无声的消失在「 」
不知道什么时候,原本浅浅的积水越过头顶。 意识消散前,少年隐约看见, 在那在黑暗中
唯一熟悉的阴影。
是怪物似的。
扭曲。
而唯一清晰可见,甚至发出光亮的则是 ——
一双深邃,幽幽闪烁,有着细长瞳孔的翠绿眼睛。
——!!!!!
亚瑟猛然睁眼。 一切都是正常的样子, 窗帘的缝隙中一线晨光照入房间,印在被子上。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,绒绒的等身泰迪熊玩偶也好好的靠在床角。
“.......啧,这次已经凌晨了吗。”
亚瑟揉揉眉心,在床上坐了一会儿,掀开被子赤脚站起,拉开窗帘。光线一下子透过玻璃充满了房间,明亮的环境和脚下柔软的地毯让他安心许多,也稍稍冷静了下来。
少年亚瑟·柯克兰,守着属于自己的秘密——夜晚降临,在未知的梦中,他的大脑指挥着一个不曾想象的黑色世界。
这是如影随形的梦魇,随着成长一次比一次持久, 一次比一次清晰,一次比一次真实。
他曾经对别人说过,但是所有人都只是把这些梦的故事当作是小孩子的玩笑话。几个哥哥们都认为亚瑟很奇怪,每当听到这些事都怪异地看着他。他自己也查过许多资料和介绍,却发现完全没有类似的案例。

大概妖精先生和鬼怪之类的都存在吧。

小亚瑟这么想着,为了不让人们担心,也不被怀疑有精神问题,守住了这个秘密。
但是一天天过去,这可怕而真实的梦总归让人感到绝望。
于是有2个人——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,知道且相信着。两人一个是常有矛盾的发小,一个是邻居家的小孩。前者是唯一看穿了亚瑟的秘密的,后者则是唯一相信亚瑟的。当害怕到不能忍受时,亚瑟便会匆匆披上大衣,在夜色或是晨光中从窗口翻出,跑向那两个灵魂的归宿之处,喊叫或者哭泣,发泄之后再若无其事地离开。所幸两个倾听者都有底线,从来不会在这时候而嘲笑厌恶亚瑟的脆弱。

让视线再转回清晨柯克兰宅的小屋吧。

亚瑟站在地摊上,呆呆地立了一会儿,拖沓的走向书桌,翻出藏在书柜后的小钥匙,轻轻打开桌下第一个抽屉。书桌等等的家具已经有一些年头,华丽繁复的古典雕花显示着家中的历史和财富,但抽屉里十分简洁——硕大的抽屉中只有一本装饰简单、边角毛躁却十分厚重的笔记本。 亚瑟小心地翻开书页,翻到空白的一页,拿起笔记录了起来。
“xx/xx/xxxx约5.45
今日的梦境已经能看清「它」的倒影了。
「它」似乎就是我自己。
但是蛇一样的眼睛是怎么回事?
水的触感似乎更凉了。”
亚瑟又翻了翻之前的笔记,无非是一些简单杂乱的枯燥记叙文字罢了,从前稚嫩的笔记透露出的颤抖已经不再出现,成为如同记录他人之事的平淡。 。但是这都是最真实有效的资料——踏入深渊之路过程的资料。

这只为自己开放的无底深渊啊。

======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===
更加思路不清_(:3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3)